site logo: jsdltfgs.com

东林人:中共必须退出历史舞台

北大著名教授郑也夫,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吼——公开敦促执政党——中共“淡出历史舞台”。(微博图片)

人气: 6126
【字号】    
   标签: tags: , , ,

【大纪元2019年01月11日讯】最近,北大著名教授郑也夫,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吼——公开敦促执政党——中共“淡出历史舞台”。这是不久前继经济学家茅于轼公开宣布退出中共后,中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又一次仗义执言、挺身而出。郑的呼吁,如同沉闷的黑暗中划过一道强烈的闪电,迅速吸引了全世界的关注,也为至今仍保持沉默的多数知识份子,开启了一个光辉的示范。当然,郑老师的这一壮举,也令许多知识份子为之捏一把汗。要知道,中共借助手中的司法工具与暴力,对民众言论的强势控制,尤其是对知识阶层的言论控制,早已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程度。这次是中共夺取政权70年来所遇到的第一次公开挑战,中共权贵们的心中如何气急败坏可想而知。

上世记40年代前期在延安,青年学者王实味仅指出中共在延安“食分五等,衣着三色”的等级制度,随即遭毛泽东发起的批判与围攻,继而被非法剥夺自由,最后被残忍砍掉头颅。著名民主党派人士罗隆基,只因在私人信件中,表示了“坚持民盟自主,不受中共控制”的意见,1957年即遭遇批判与打击,成为钦定大右派被打倒在地,直至生命终结。同一年著名报人储安平仅仅因说出共产党搞“党天下”,也被无情打翻在地,遭受中共发起的无数次批判与羞辱,最终捱到文革连尸骨都不知何处。文革中,民间思想家遇罗克仅仅向野蛮的血统论“老子英雄儿好汉”提出异见,就遭中共疯狂迫害,直至命丧刑场。文革结束后中共高调提出搞“四个现代化”,民运人士魏京生仅在西单民主墙加上“政治现代化”,即遭打击迫害,饱受牢狱之灾,至今流亡海外……同样的案例举不胜举,而这些受害者中,尚无一人公开呼吁要中共退出历史舞台

显然,郑的惊天呼吁,从中共的角度而言,可恶、可杀的程度远远大于上文提及的大批因言论遭迫害的知识精英们。尽管中共高层内部勾心斗角、四分五裂、矛盾重重,但作为一个既得利益集团,在竭力维护中共苟延残喘、消灭民主力量这一方面,他们又会暂时抱成一团,随时准备向自由知识份子与民主人士大开杀戒。然而若干天过去了,至今未闻郑老师被中共非法拘押的消息,估计在今后较长的一段时间内,郑老师的政治风险也不会增大。除非在今后几年内,中共真能渡过难关,极权主义势力再次重新强大起来。到那时对郑老师的秋后算账,恐怕在所难免。不过此种可能性几乎是零,如同瘫在床上的晚期癌症病人做“中国梦”,准备重返拳击台一样。

当然谁都明白,郑老师之所以未被拘押,这绝不是中共已开始“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”,更不是中共无缘无故地形成对持不同政见者的容忍态度。事实是,在今日之局势下,中共已完全陷入内外交困、焦头烂额、病入膏肓、回天无力的“结构锁定”(Default)状态。由此,郑老师审时度势,以一介书生的绵薄之力,勇敢挑战中共存在的合理性,与中共形成博弈较量。因为在郑的身后站立着的,有大批自由主义知识份子与民主人士,有中华民族无数的、拒绝洗脑的优秀儿女。这一点,中共高层看得也很清楚。只要中共掌控的警察一旦将郑老师抓走,必将引发国内外更广泛的抗议浪潮,更增加中共对于走向灭亡的恐惧心理。这是人心所向,只要未达致深度洗脑,中华民族的儿女谁不希望中共早日退出历史舞台?何况正值川普总统因贸易战而给予中共90天的缓刑期内。

退出历史舞台,有不同退出形式。中共若灭亡,本身就是一种退出;或者虽未灭亡,在剧烈的社会震荡中,面对觉醒的民众节节败退,最终被踢出历史舞台。同样的退出舞台,苏共的退出与罗马尼亚共产党的退出就不同,只要一想起齐尔塞斯库身中枪弹有多少,就足以让中共权贵们心惊胆战。越共的退出又不同。郑老师的措辞经过斟酌,他呼吁中共“淡出历史舞台”,意在提示中共避免作垂死挣扎,从而给社会带来更大震荡,给民众带来更多不可测风险。尽管“淡出舞台”的概率很小,但并非不可能。

世界范围内,越共大概可算成功“淡出历史舞台”的一例——越共领袖稳稳地避免了被押往刑场正法的那一幕。在我看,剧变的时间不会太久,中共可能“淡出历史舞台”的宝贵时间早已错过了!8964那场屠城血债、法轮功学员的大笔血债、多少民居被强拆、多少维权律师遭非法关押,多少大学教师被逐出教室,多少街头小贩光天化日之下遭城管暴打……这种种一切,中华民族真的会轻易淡忘吗?

其实中共高层权贵们,自己早已开始为自己被踢出历史舞台而担忧。因此他们一边在国内继续作恶造孽、疯狂敛财、鱼肉百姓、加剧镇压手段以作垂死挣扎,一边早已开始安排第二代、第三代太子党们,带着大批不义之财移民美国,或盎格鲁—撒克逊文化圈的各国,以为绿卡到手,等于登上可以逃避惩罚的诺亚方舟。这是匪徒大规模洗劫后的共同行为规律。可惜剧变将临的时候,人算不敌天算。届时大量变数绝非中共就能心想事成地躲避,正如谁也无法预知风从哪里来?又吹向哪里的道理一样。

中共必须退出历史舞台,这也是中共必然的结局。然而,郑也夫教授呼吁中共“淡出历史舞台”,依然不失其意义。原因在于,剧变将临之前,中共若能“淡出历史舞台”,将有利减少震荡,从而也有利降低给民众带来的不可测风险。问题在于,无论是中共“淡出历史舞台”,还是被“踢出历史舞台”,以下三点绝不能放弃。第一,70年来中共洗脑政策造成的意识形态污染,必须全力清除;第二,中共所欠下血债应当按法律程式作清算;第三,中共既得利益阶层必须按法律程式受到相应惩罚。

责任编辑:赵元

评论
2019-01-11 9:56 AM
Copyright© 2000 - 2016   大纪元.